himi

电竞以内不忌口。
叫我himi或嘿米都成
我很好说话的要不要一起聊啊!

[厂哈]不安与吻

军训前看到edg赢了kt的产物
结果就是现在才写完x
国际三禁
小短篇复健


  十月十六日,edg和kt赛前。

  陈文林看了看赛前自顾自放松的队友,悄悄地打开休息室的门,轻轻的丢下一句“去趟厕所”便径直向场馆的后门走去。

  全身上下摸索一阵,从队服最隐蔽的小口袋里抽出了一根烟,再熟练地从裤子口袋中拿出打火机。站在场馆外某个角落里的垃圾桶旁,背对着川流不息的人群,也不掩盖自己的队标,面部的感官就这样氤氲在烟草味中。

  在烟雾缭绕中,好像看到有人投来诧异的目光,陈文林想了想,应该是粉丝,但是自己又忍不住想抽完这根烟,再考虑其他的事。走神的时候,陈文林不小心还被呛了两口。
“操。”陈文林把还剩了一小节的烟直接按灭在垃圾桶上,掸了掸身上,想少留下些气味,像是给自己颁个安慰奖。

  陈文林其实已经想戒烟了。毕竟俱乐部抓到一次就三百块钱,平均下来每盒烟都能算作奢侈品了。
况且上学时只要一紧张,陈文林就爱跑上学校楼顶抽烟,根据经验,抽完一根烟,整好是一个课间。

  即使抽完烟,挥之不去的烟味也更是令人心烦。陈文林快步走在阴暗的通道中,借着由入口进来的所剩无几的光线,模模糊糊看见前面某人背影的轮廓。

  矗立在暗处,一言也不发。

  陈文林对这个背影太熟悉了,缓缓的减速下来,慢步走到那人面前。

  “抽烟?”

  陈文林点了点头,抬起手来,几个手指不安地互相摩挲着彼此的纹路,低头看着手,忖度着明凯的意图。

  “我……我待会还要上场,先走了。”陈文林试探性地迈出了一步,等着明凯的下一句话。

  明凯却一下子把陈文林抱在自己的怀里,彼此间紧贴着额头,能清楚的感受到陈文林因为些许的忐忑不安而喘着的粗气和上下抖动了一下的喉结。

  “为什么选择自己出来抽烟?为什么不找我?”

  “因为我们……”
因为我们是恋人,是亦师亦友,是有竞争关系的队友。陈文林选择了沉默,然后轻轻地在明凯的脖颈上留下一个吻,这是他最善用的抚慰明凯的方式。

  明凯用自己的手去找陈文林的手,调整到一个舒适的十指相扣的样子。

  “没关系,尽力就好,你能比我做的更好。”等到陈文林从受惊的小动物变得冷静下来,明凯想着安慰一下这个后辈。但是他也不太知道从何安慰起,像个长辈语重心长地对孩子讲着一些只能做无用功的话。

  听到这些,陈文林把脸埋在明凯的肩上,痴痴地笑了起来。“别这么担心啊,是有多不相信我?”明凯也只能跟着轻笑。
       “我是个合格的恋人吗?”陈文林问到。
       “算是吧。”
      “那你要学着什么时候都相信我。”
      
  陈文林顿了顿继续说,“没事,看到你替我这么担心,我都不好意思再紧张了。”陈文林耸了耸肩,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笑着看着明凯。

  明凯牵着陈文林那有些烟草味的左手,就这样一起,缓缓的走过这个阴暗的通道,即使看不清前方,但是能看清彼此的轮廓与面容。

  

  end.

  心血来潮摸了个小短篇x希望大家能不嫌弃!himi在这里给您鞠躬了!

血棠

檀香勾勒万物 一抹红
旗袍边缘蔓延 沙棘遍布
你作无知无畏 我连步紧退
血肉怎比铜臭来的珍贵
我演天真可爱  作傀儡
恃美而骄是罂粟般滋味
汪洋荒芜逝去匆匆 赔罪


坠落至地狱才能尊为极乐
泥泞之地才是自己的归宿
我作蛇蝎 你说无滋无味
你身后业火辱骂醒我
知恩图报才为人性之美
最后再赞美自己为清莲 无罪


别说疯魔  别说成佛
岁月沟壑 经验满钵
永生富贵 唾手可得
自作自受 不可超脱
巧舌如簧 步步忖度
罪恶为网 缚住你我
逃不过可憎 可悲
最后终究不反省自己 有罪




自己上着数学课突然想写一下x希望大家可以不嫌弃!
当时看完这个电影就觉得很压抑但是十分有感触x

不知道为什么就一直很喜欢韦神这位选手。
我迷迷糊糊的赶上了s5那个如日中天的时代,只是错点过几次比赛
我当时也不知道那年的地球是圆的,箭总会飞回来
在我彻底入坑后了解的只是盲视野闪现q和s6赛季末lpl独一份的皎月
那种自信才是最令人羡慕的吧
就像我为什么会喜欢huni一样
这种无限趋近于自大的自信
我想是我可能永远不会有的
跨年的时候韦神玩LOL
艾克有句台词
“我的过去在追赶着我”
韦神就跟着重复了一遍。
当时并不觉得有什么两样
现在就突然好像了解这句话了

[司马老贼x你]道歉流


峡谷之巅。
你用着一直不舍的买终于可以白piao了的琴女DJ皮肤,踩着莹蓝色的光环,冲出了泉水。
琴女加老鼠,又看了看对面的德莱文加机器人,你也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或许是对面阵容实在是有些威慑力,在第一波回城时,你看着自己和ad身上亮起了一阵绿光,又看了看自己陷入CD状态的治疗。
凎。
“我的”道歉流辅助重出江湖。
在线上时,你的ad一个走位不慎,直接被对面钩了过去,你马上交了一个w,但是还是无济于事。
“你要是不交治疗这波死不了 你玩个琴女有什么用”
“消耗还不都是我打的?”你马上嘴硬反驳到。
你突然被你的室友拍了拍肩膀。
“哟不错啊,排到了smlz啊”
“啥?哪个是啊?”
“你家ad啊!开心吗!”
“……开心nmb。”


就连下一局,你也是等了半天,确认不会再排到smlz再开的。



国服专玩辅助的本身就少,凭着辅助这单一的位置爬上峡谷之巅第一名的也就你一个。
rw是第一个向你发出邀约的俱乐部。
你应下之后,就开始了走向人生巅峰的幻想,但是现实好像一直都想给你一巴掌。
你和韩金每一局下路都好比那场。
“你稳一点。”
“哦我的对不起。”
“别交q”
“嗯……我的”
别说什么pyl死神了,你感觉光是你的训练赛都能把这个称号捧在自己头上了。
然后你和韩金的交流就停留在他批评你,然后你疯狂道歉。



“道歉流辅助啥时候能翻个身啊?”你在空间里留下了这样一条说说。
“别想。”
你一看备注,韩金。


有时候,你们中单都忍不住过来替你说上两句话“马哥怎么能一直欺负我们辅助啊”
“就是就是!”你一看有人维护,你马上应和两句。
但是doinb看了看你,大笑着就走了。
“马哥,他为啥笑啊”
“笑你傻。”
“……对不起。”


对于韩金来说,输和赢,心态上已经没有太大的变化了。
但是对于你这种新人来讲,那简直就是晴天和暴风雨。
输了一局,你就能抱着杯饮料,捏一天的瓶子也不说话,完美继承韩金自闭型风范。

“你这个状态很不好。”
韩金把你手里满甜度的奶茶抽了出来,换了杯热水放在你手里。
“你……你不用这样管我的,我能调整好……”
你趁着这杯水还有余温,搓了搓杯壁。
“我是说你这样很影响我心态。”
“……对不起。”
韩金伸手揉了揉你的头,你觉得这跟他摸pyl他家猫是一个手法。
“诶!你把我头发弄成这样我怎么上场啊!”
“挺好看的。”



那天,韩金终于把自己的韩服账号打上了大师,你觉得这个人从内而外都比平时开朗个几倍。
不知那天为什么运气这么好,晚上的bo5也是三比零直接拿下,干脆全队去聚餐。
由于聚餐的地方离宾馆不远,你们直接走了回去。
“马哥我想和你说件事。”走在队尾的你们俩直接停了下来,你一脸认真的看着他。
“什么?”
“你记不记得一天下午你在峡谷之巅里喷过一个琴女。”
“喷过的太多,不记得。”
“……?”
“好吧记得。”韩金看着你笑了笑。
“我就是那个乱按治疗然后根本保不下来你的琴女。”
“原来一直那么菜?”
“?你在说什么b话?”

“还想我夸你不成?”
“那不是……”
“好吧挺可爱的。”
“诶你什么意思??”
韩金开始大步流星地就往前面走,你跑了两步,拽着他袖子。
“我是说,希望我们以后的奖能一起拿。一直都是。”他看着你,一字一顿的说着,“对不起,我一直批评你,但是我喜欢你。”





好久没写了啊摸一篇( • ̀ω•́ )✧
真结尾在这儿:
你伸出了你的手,数了半天,韩金也就这样看着你。
“哇马哥你这是说了多少个字啊!”

[马夫]想法以南

关于这cp看我上个文章……
考完试了!我回来啦!

韩金在拿到自己的队友名单时,印象不是很大的就是打野。
韩金其实对陌生人第一感觉都不太好,但是对成衍俊倒是没有那么不堪。比起那个有些聒噪的中单和这个有点怕自己的辅助,打野在自己心里的形象却是有点格外的好。

成衍俊对马哥的印象就一个:冷漠。
除了战术上的问题,也不会和韩金多讲话。

但是成衍俊有一天早上醒来,由于起得太早,基地一层就他和韩金两个人。
韩金蹲在一楼的院子里,往一个小碗里倒着猫粮。
成衍俊就站在楼梯口,不往前走,也不出声,就看着韩金挨个抚摸这围了他一圈的猫。
成衍俊第一反应差点认为是猫薄荷成精。
韩金刚要起身,成衍俊也不免好奇的往猫堆那走。
猫却是认生的很,一下子便四散而逃。韩金回头看了看这个满脸尴尬的小打野,一句话都没讲更是让成衍俊心里发虚。
“马……马哥对不起……”
让成衍俊惊讶的是,韩金竟然笑了笑。
大概是自己的中文发音太蹩脚了,把猫薄荷都逗笑了。

从那之后,每天一楼的院子里都有两个蹲在一起的背影,成衍俊大概也是被传染成了猫薄荷。


“马哥话也没有很少吧……”成衍俊略带试探味道的问了问自己爱吃土豆丝的室友。
“你看他跟我话很多吗?”
成衍俊摇了摇头。
“这你不懂?”金泰相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了看这个小打野。
“不懂。”成衍俊的黄发也随着头又摇了摇。
“这……这是在示意你多蹲下啊!”金泰相看了看自家一脸纯真又有点迷茫的小打野,笑了笑说到。
成衍俊还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他更是觉得没救。
谁知道小打野半夜偷着在被子里笑呢。

“今天flawless选手的盲僧即使在拿到优势的情况下仍然选择了全肉的出装,请问是为什么呢?”
“因为非常爱马哥。所以要保护马哥。”
全场有些惊愕的的目光一下子就聚集在了这个小打野身上,除了韩金。
韩金仍旧是低着头看着桌面,一言不发。
“那…那我们继续下一个问题吧。”主持人也是怕场面僵住。
在上单mouse回答这下一个问题时,韩金才是看向了自家的打野。全场现在也不会有人注意到韩金这目光里略微的变化。
成衍俊也感到了,向自己的右方看去,看到韩金在愣愣的看着自己。
歪了歪头,表示出不解,但是又带着笑。
不是那种灿烂过于积极,而是文雅又含情脉脉。
看的韩金也是不露声色般的把头扭了回去。

“马哥~我爱你啊~”
成衍俊在韩金身边时总是爱时不时蹦出这样的句子。
韩金就全当作是小打野没有理会到正确的意思,像开玩笑般的,抿一抿嘴就过去了。

“马哥,你戴眼镜好看啊~”
这时成衍俊不知道从哪翻出来了韩金之前的照片,趴在韩金的肩上,一个劲的说着。
第二天,开始训练前,韩金从自己的眼镜盒中,掏出眼镜擦拭了半天,戴上。
成衍俊满意的笑着。

夺得lpl冠军就表白?好像有点难。
那就进季后赛就表白。
成衍俊也是给自己找足了借口。


进季后赛的当天,成衍俊拉着韩金到了自己的房间。
“马哥,我爱你。”
韩金仍然是像往常一样,笑了笑,打算抬腿就走。
“韩金!”第一次听到成衍俊这样叫自己有些愣愣的。
“我是……认真的……说你不考虑吗?”成衍俊好像有点着急,学会的中文现在好像绞做了一团。
韩金好像抖了抖,半天没说话。
“明天早上告诉你。”韩金还是像往常一样,大步流星的就走了出去。
成衍俊之前的那些小试探和心思一下子就变成了不确定的因素。
或许是之前的试探给了自己太多的信心,定心丸却是让自己不安起来。

炽热而压抑的心声烧得他睡不着。

就在天快亮的时候,名为“司马老贼丶”的微博更新了一条。
是九张看起来像是偷拍的图片。镜头不是有的部分被遮住,就是抖得不成样子。
每一张里都有一个染的黄发都快要变回黑色的少年。
底下不知道是谁眼尖,评论了句“flawless……?马…马哥不会是喜欢上自家打野了吧?!”
“司马老贼丶点赞了这条评论。”

你们给这对cp起个名字吧x我想给这个产个粮2333
实在不行叫mf?

[全员x你]要亲亲才能起来!

最近真的沉迷这个游戏x
最爱许墨x
好久之前的梗了结果今天突然有人在我面前用这个表情包唤醒了我的灵感(?)
祝各位李太太白太太许太太周太太食用愉快





李泽言
“要亲亲才能起来。”你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一下直接坐在了地上,仰视着那个表情严肃的男人。
“你起来。”
“我不。”
“你再不起来,这件事又可以记录到你做过的傻事中了。”
“你别跟我讲这个!没用的!李怼怼!”
“我让你做的事情都做完了?还有你的策划都弄好了?”李泽言低头看了看手表,又悠悠的开口道,“都多大了的人了,还是跟小孩子一样。智商也是。快起来,别闹了。”
“哦……”你垂头丧气的站了起来,一眼也不看他。
他用双手一下子把你拉入怀里,稍微有些生硬的给了你这个霸道的吻。
“这是看你最近傻事做的比较少,给你的一点奖励。”




许墨
“要许墨教授亲亲才能起来。”你刷着微博,突然看到了这个梗,就想着干脆在自己男友身上试试。
“怎么了?”他用手把你脸上的碎发别到耳后,“是我今天做的晚饭不好吃?还是…怪我昨天晚上的睡前故事没有编完结尾?”
“不是不是”你连忙摇了摇头。
他笑了笑,看着你的这个反应,“那是为什么?”
你羞红了脸,指了指自己的嘴唇。下意识的闭上了眼。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你听到了那个熟悉的略带笑意的声音。随后便感到了柔软的东西覆盖了你的唇。
“其实我们的脑电波一直在缠绵。不用这样的。”




周棋洛
“要亲亲才能起来。”你略带几分调戏意味的看着眼前的黄发少年。
周棋洛愣了两秒,眨了眨眼看了看你,也一下子倒在了地上。“要亲亲才能起来。”
等等,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事情一下子向你不可控的方向奔去。你们俩人干脆一起躺在地上,四目相对,虽说都略带笑意,却是好像在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过了一会,还是周棋洛主动凑上来吻了你。
“世界第一偶像的吻啊!可以起来了吧?”



白起
平日里,你总喜欢坐在地上,抱着电脑工作。正好白起回来,推门就看到你盘腿坐在地上。
“快起来,忘了你上次怎么感冒了的?”
“要亲亲才能起来”你听到他说话,更是得寸进尺,把电脑也推到一边,半卧在了地上。
“真是不让我省心。”他直接把你横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
“喂……学长你可真是没有情趣啊……”
“嗯?没有情趣?”
你看着他把你压在床上这种这么暧昧的姿势,顿时也是有点慌神。
“没有没有!我错了!”
他却是比刚才不知道爽快几百倍的感觉,轻轻的吻了下你的嘴唇。
“现在道歉晚了。”


[壳花]师生

师生x
he
国际三禁
祝您食用愉快

“诶,你知道吗?我提前就打听到了,咱这个新老师是个很严肃的人……”
“啊,是吗……”韩王浩偏着头,听自己后面的人讲着八卦,目光却是一直落在讲台上。
清爽的黑色短发,戴着眼镜,这种长相第一眼也给人留不下什么印象。
“也还好吧。只是看起来有些认真。啊…应该是个木头先生吧?”韩王浩带着有些戏谑的口吻评价着站在三尺讲台之上的人。
讲台上的人一字一顿的做着自我介绍。
韩王浩只记住了他叫李相赫。是自己的班主任。


韩王浩由于是物理课代表,总是要往办公室里跑。
“老师……”当韩王浩推开办公室的门时,他看着李相赫的电脑屏幕,着实被吓了一跳。
英雄联盟?!
明明自己是不小心而看之,韩王浩却是连忙说了好几句对不起。李相赫也只是看了眼韩王浩,明显没把被自家学生gank到当回事。
“老师……您也玩游戏吗?”
“老师也是人呐。”
李相赫略带笑意的看了眼在旁边观摩着的韩王浩。小孩看的有些认真,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老师回来我们一起玩吧!”韩王浩也不知道突然间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勇气。
说完的下一秒,韩王浩就后悔了。总觉得自己要被教育说“好好学习玩什么游戏”。
“嗯,好啊。”李相赫打完了这局,站起身来,摸了摸韩王浩的头。
韩王浩之前所有的不安忐忑像是被一阵风吹散了。


peaunt。李相赫加完这个好友总是爱反复的研读这个名字。
两人一起双排时,李相赫也是像个老师一样,引导着韩王浩改正着他做的不对的事情。
“王浩不要推上路的线啊”
“王浩你站那别动就行了”
“王浩你不要随便跑对面的野区里啊”
“好啦我知道啦老师!”
“小坚果老老实实的跟着我后面啊。”
李相赫现在根本不像是个老师,两个人比网吧五连坐还热闹几倍。
李相赫在关掉电脑之后意识到,自己上一次说这么多话是什么时候了?
大概是来这所学校面试的时候。



体育课的时候,李相赫也会下楼看看韩王浩会不会像豹女一样活泼好动。
眼前所见好像回答了这个问题:不会的。
李相赫看着站在一旁不愿练习的韩王浩,走了过去。
“小坚果,我们一起跳绳吧。”
“可是,我慢半……”
“没事,我也正好慢半拍。”
韩王浩最后一个字的音都没发完,李相赫就做出了回应。
“不……不行!”韩王浩扭头就跑掉了。他迫切的希望这刮过耳边的风能带走脸上的炽热。
李相赫也越来越爱叫着韩王浩小坚果。
韩王浩见到李相赫是更是连招呼也越来越不会打了。脸颊热的可以用来焐手。说话更不用提了,回答个问题都磕磕巴巴。李相赫每回都是笑笑,再让他坐下。




到了高三,韩王浩由于家离学校实在太远,便满处寻找着房子租。
“老师,您知道咱学校附近哪有公寓似的楼吗?”
李相赫思索了半晌,“嗯……我家?”
“喂老师我很认真的啦!”
“我也很认真的啊。而且考到前十免租金,每天还有老师专门辅导。真不考虑?”
韩王浩撇了撇嘴,明明自己觉得不太合理,但是想到起床就能看见李相赫还是忍不住的心动。
“别顾虑那么多,明天我接你来我家。”李相赫揉了揉韩王浩的头,示意他别在意那么多。
“嗯好!”



韩王浩知道了,自己对李相赫不是憧憬,也不是尊敬,是炽热的喜欢。他恨不得把这心情烧成几千朵玫瑰送给李相赫。
但是自己又不敢。



韩王浩有一次,趴在李相赫家的沙发上就睡着了。醒来身上盖着李相赫为数不多的外套。
“你太累了。给你请了一天的假。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吃好吃的。”韩王浩摩挲着桌上留下的便条的字迹。

“老师,你怎么知道我想吃年糕汤了啊?”韩王浩一边往嘴里塞着年糕,一边口齿不清的说着。
“你曾经说过的。”
“诶是嘛……我都忘记了呢”韩王浩又只是笑了笑来掩盖自己受宠若惊般的手足无措。
韩王浩什么时候说过呢?好像是一个课间,小孩刚放下笔芯空了半管的笔,边伸着懒腰,边和后桌用着奶声奶气的声线说着“啊突然想吃年糕汤了啊”李相赫也认为自己是无意就听到了。



考完试,韩王浩的父母就来李相赫的家里接走了他。

韩王浩最后一天去学校,拿成绩。他看到自己的分数之后,迫不及待的就奔向了办公室。韩王浩真的是太高兴了,推开门的时候连报告都忘了喊。
一下子全办公室老师惊愕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个有些不安分的小孩身上。
李相赫看到这个场面,还是不忍笑了笑,“对不起,我们家的。”
起身,一手很自然的搭上韩王浩的肩,搂着他到了楼道里。
“老师您看呐!”眼前的小坚果一直蹦蹦跳跳的,无法安定。
“做的非常好。”李相赫鼓励似的摸了摸韩王浩的头,不自然的整理了自己的正装。
“老师。我这是最后一次见您了……或许。我有句话想跟您说呢。”
“嗯?什么?”
“我……我喜欢您!”韩王浩把头埋的很低很低,他也根本不敢看周围的气氛。
“我也有句话想告诉你。”李相赫特意吧脸贴的离韩王浩很近,韩王浩隔着自己的碎刘海,注视着李相赫的眼睛。
“我也喜欢你。”
李相赫预备教案用的册子现在挡住了楼道里过往的学生看他们接吻的视线。



月更型写手不接受反驳!个人超喜欢师生设定!好看不好看的,小himi在这里给您鞠躬啦!

自己改了张图。
这个模板你们也可以去随意创作了2333
拿别的图改的嗯x所以还是标下侵删x

[Smebx你]

写了下宋京浩!
来自 @纱枝 的点文嗯!
鸽了好久真是对不起x
我以后还是会尽量不当月更型写手的!咕咕!
两个小段子!

“你帮我直播一下嘛,我这个月直播时长要补不完了,再说了我就去拿个东西,你就唱唱歌啥的都行啊。”
你身边的这个人蹲在你旁边摇着你的手臂跟你说到。
“……行吧。”你或许是耐不过他这样,也算是勉勉强强的答应了。

“嗯……大家好……宋京浩今天有事,我就代播一小会……”即使没有人在你面前,看着在你斜上方的小小的摄像头,还是有些紧张。弹幕上也是积极的跟你打着招呼。
过了会,宋京浩回来了。走到你身边时也顺势吻了下你的额头。“亲爱的辛苦了。”
宋京浩坐下之后,弹幕上却是清一色的刷起了
“你快走吧我们想看小姐姐”
“我们想要个唱歌好听的主播”
宋主播又开始了被怼的日常。
“哎呀真是的。好了好了我们开始认真上分了”
“表白小姐姐。想让小姐姐回来直播。”
“这是我老婆懂了吗!不许表白了!”


“宋京浩。我们都同居了一段时间了,跟我去中国见父母吧。”
你在一个早晨,当他还在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塞着面包的时侯说到。
“嗯好啊,我早就想这么做了,你怎么现在才说啊”
你心里慌的要死,结果看眼前人兴奋的像是小孩子要去游乐园。
几天后,你们俩随便买了点东西,就乘上了飞往中国的飞机。
“小伙子是做什么职业的啊?”
你看了看宋京浩,宋京浩一脸懵的看了看你。
“打……打游戏的。”你回答的时候还是不自觉的低下了头,宋京浩也能看出你脸上略微的窘迫。坐在你身边的他没说话,却把他的手放在了你手上,握了握。
你父母也只是点了点头。
到了中午,你去厨房帮着你母亲做饭,就留宋京浩和你爸坐沙发上聊天。
“你会的几句中文可别忘了啊”你千叮咛万嘱咐着他。
“哎呀这有什么好担心的,看我的。”他还略微得意的向你笑了笑。
当你再回来叫他们吃饭的时候,就看到他们一起聊的开怀大笑。
“???打扰了。那个……要开饭了啊……”你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用了哪国语言能聊成这样。
在饭桌上你父母直接表示出来了同意。
“我之前说过什么来着的,我这么厉害的人,肯定会同意的嘛,你之前担心都是没用的!”

“诶宋京浩,你到底和我爸聊了啥能聊的那么开心啊。”
“就讲了个杰斯的连招,告诉了你爸这样玩起码能上个黄金的。世界第一上单的玩法,随随便便肯定能上黄金的……”
“哦……”



我之前跟我爸一起双排过下路。那个璐璐……一语难尽。
好看不好看的,小himi在这里给您鞠躬啦∑ОэО